石墨打不开星人

莫负好时光

鹿辞公子:


今日份更新安排上了!

♥︎甜的,放心食用
♥︎古风paro
♥︎ooc出没
♥︎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张起灵
你哭着被三个女人推上了花轿,喜服上还沾着点点泪痕。今天是你要出嫁的日子。对象是县令家的公子,模样还说得过去,口碑却极不好,人人都知他整日泡在青楼,不学无术。然而某一日在街上他瞧上了你,提出高价聘礼要与你成亲。你作为家族里被收养的孤女,就被当作一件物品般交换了出去。
你拼命地挣扎着,伸手死命推了一把轿夫,自己摔出了花轿。慌忙爬起身,看见面前闪过一人影。你追上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向他求救。
身后的人眼看要赶上来,他沉吟片刻,并不说话,揽住你的腰窜上了房梁,消失在他们眼前。
后来的几日你同他说清了身世,也得知他是一侠客,孤身一人浪迹江湖。你也知道自己对他动了心,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要同他说清。
——我以后,跟你可好?
某一日你帮他包扎手臂上的伤口,小心翼翼地试探。他垂着眼,脸上看不出表情,许久没有开口。你一阵心酸,又觉得丢脸,起身要走,听得身后穿来一声回应。
——嗯。

吴邪
那日你穿过这条街,朝两旁的铺子瞥了一眼,正好瞧见了他。那时候吴邪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手中执一书卷,见你望着他便对你笑,如同春风一样吹进你心里。后来你打听到他是丞相吴家的小三爷,自己在外经营着古董铺子,年方二十并未婚娶。
后来你日日往他铺子里跑,打看欣赏物件的名号,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随便寒暄上两句,也算混了个半熟。有一日你同往常一样在他那里待了半日,要走时他忽然开了口。
——姑娘成日来我吴山居,可有看上的物件?
你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他店里都是些价值高昂的东西,你哪里负担得起。
——有一镇店之宝,姑娘可有兴趣收入囊中?
——不,不,我没太多钱…
你急忙摆了摆手,他却笑了,要你把手掌摊开。你疑惑地照做,他竟把自己的手交付在你手里。温柔地笑起来,如同初见的那一日。
——在下吴邪,还望日后多加关照。

解雨臣
子时。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透着朦朦胧胧的光。街上空无一人,正是出来活动的好时候。你活动活动筋骨,三下两下便翻进了围墙。这解家可是京城里头最大的古董世家,宝贝可谓是应有尽有。
而且那解家当家模样生得极俊俏,为人又是一顶一的好,就成了众多待字闺中小姐的心上之人。你在他家“借”宝贝时曾偷偷见过几面,的的确确是一副完美的皮囊。
但一次又一次的来去,你只纳闷为何解家防备如此松懈,却不曾注意到暗处目送你离开的人影,和他唇角的笑意。
今晚你潜入书房拿了他架上的夜明珠,抬脚要走,却不知何时碰着了一根银线,刹那从柜子下牵出一根红丝绸缚住了你的脚踝。
你大惊失色,掏出随身的刀去割,竟发现如何也割不断。
一人从门外闪身进来,是解雨臣。他笑意盈盈地看着你,并不说话,只站到你身边,递他那把摊开的折扇给你。
你又羞又恼,看见折扇上的字却红了脸。
——别走了,我养你,解家的家业都给你。


黑瞎子

——搜!全力搜捕!一定要把这黑瞎子找出来!
听着渐渐远去的呼喊声,你松了口气,关上大门回屋,听见衣柜门吱呀一声打开。
这黑瞎子是近来衙门中重点抓捕的对象,行踪不定,明明是一强盗,却做着劫富济贫的好事。你曾在月色下与他碰面过几回,见那人嘴角带笑,对你潇洒地挥挥手翻墙而逃。前几日他又偷了知府家的黄金万两,拿去救济了一个山村,明晃晃的挑衅彻底激怒了京城的权贵,重金悬赏要他的人头。你心底里其实是不希望他被抓到的,却没成想这家伙
直接找上了门来。
——捕快大人,救我一命?
那人一身黑衣倚靠在门口,嘴角还是一抹不变的笑,似乎志在必得。你还没答应,他便大摇大摆地进来,藏进了衣柜深处。
紧接着又来了巡查办案的捕头,问你可有见过他的行踪。你笑着说自己也是衙门中人,有线索怎会不上报。你插上了屋门转身,看他已经从衣柜里出来,坐在茶桌前对着你笑。
不客气地端起桌上的茶盏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对你开口。
——捕快大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也没什么金银财宝可相送,不如我,以身相许如何?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