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猜菜:

共同勉励那些为爱发光发电的太太们,你们都是最棒的!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我会记得长白山的雪,化了又积,生生不息。”

十一月的第一天
从此以后,世界上的一切都不是与你无关了
2018年我在新疆为小哥庆生,吾王起灵,永世不朽。

【盗笔bg】葬礼

关展眉:

#人物ooc
#刀子,含张.邪.花


张起灵


你知道他有失魂症,你怕他有一天忘记你而离开你,所以专门拍了很多相片和视频,希望张起灵失忆后能凭着这些记起什么。


虽然你人已经走了,但这本相册还是变相的发挥着作用。


张起灵勒紧了双臂,整个人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蜷缩在墙角,他的骨头都在发出轻微的声响,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他知道失魂症,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忘了你,但他在挣扎,张起灵甚至开始祈求上天


“就这一次,不能忘”


吴邪


他动作轻柔的抚摸着你的脸颊,“你会醒的,一定会的,对吧?”
冰冷的触感没有让吴邪接受事实,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里,也不允许你的家人搬走你的尸体。
最后是胖子把他打晕让吴家伙计把你的尸体送去火化,并把骨灰盒送回来时他才如梦初醒。


对别人而言,小三爷似乎已经振作起来了,但只有吴邪自己知道,没有你的日子,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总是会会半夜惊醒,坐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然后如梦呓一般唤一句


“我想你了”


解语花


你说过,你不喜欢火葬,所以即使是抵制土葬的现在,在天子脚下,解雨臣也能给你买下一个老宅子,只为了你的一句玩笑话。


解家还得靠他撑着,他不能倒下。


但他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打开宅子的门,疲惫的坐在你的墓碑旁,跟你说一说话


解雨臣往往会回忆和你在一起时的小趣事,一边回忆,一边同你讲着,讲时还会笑,只不过一但从回忆中走出来,他嘴角柔和的笑容就会变得苦涩。


“怎么不回话了?是生我气了吗?从前都是你同我讲,现在我讲给你听,你回来吧,好吗?”




【凹凸乙女】他们是演员接了吻戏

米果可耐:

※上体育课时突然想到的梗!



※这次有带卡卡玩——



※被自己笑死哈哈哈哈哈嗝



※希望你们看到也被笑死【bushi】




【嘉德罗斯】
今天你也是洗完澡就倒在私人公寓的沙发上,打开电视兴致勃勃地追剧。



嘉德罗斯和你住在公寓里头发经常披下来,一开始你还会大呼小叫吹捧他,可是现在你的视线只停留在电视屏幕上,他便在你的身旁坐下来,今天的电视剧是宫斗剧,嘉德罗斯作为一个演员接了这个剧本,饰演的就是里面的男主角,看着他拍了无数次的镜头似乎有些不爽,翘起二郎腿不爽地哼了声。


随着电视剧的剧情,他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视线转到你的面部表情上。




年轻的王拥有金色的眸子,却不带任何感情,遇到了她,打算带她远走高飞,遭到大臣的阻挠,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拉过女子,霸道的吻了上去,两个人仿佛互相咬着唇瓣,吻得很深沉。



“卧槽好帅啊啊啊啊!!!”你激动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猛烈地鼓掌,看着两个人的镜头渐渐拉远,直到继续下一幕。



“不行嘉德罗斯你以后也要这样!”看完后你还不忘叮嘱他。



【嘉德罗斯:我以为这个渣渣至少会吃醋什么的,意料之外,看来以后要让她好好记住我了【咬牙】】








【格瑞】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情很好,你哼着小曲打开电视,很久都没有看过电视啦...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格瑞打开冰箱,拿出两瓶牛奶放在你面前,见你要伸手去拿,说道,“太凉了,放一会。”



你听话地收回手,没想到今天的电视居然是悲剧之类的玩意...虽然不太喜欢看,但也怪无聊的还是强撑着看了。



格瑞看着这部电视剧好像有点眼熟,这...不就是我被导演强逼吻戏的那部剧吗...默默地挪开,和你保持一段距离以免你等会看到发脾气。




大概是要离开故乡了,浓浓的悲伤之意突然就涌了上来,看着自己面前还要留下的人,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他,泪水大颗大颗地滑落,他也回抱了,轻轻的试去她的泪水,一个如同羽毛般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呜哇哇哇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感动啊,这个演员演的也太好了吧,简直跟我家格瑞有的一拼啊呜哇哇哇哇。



你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猛的抱住他,被感动地拼命掉眼泪,本来打算接受腥风血雨的格瑞反倒有点懵,伸出手摸了摸你的头。



【格瑞:也许是我想多了,她根本就没有这智商发觉,还是说她傻的可爱...】



【雷狮】




“雷狮我觉得这么大一个房子,就我们两住怪可怕的。”




他拉开一罐啤酒,抬起头灌了一口,“有我在你怕什么。”



“你不就是个演员嘛居然这么有钱,”你一边嘀嘀咕咕一边看向了电视,因为你两都喜欢看电视还经常抢起来,所以规定每人看一天这个样子。嗯,今天刚好有我喜欢看的警局设定的剧啊。你开心地换好台,坐等广告过去。



他继续喝着啤酒,今天没有他看电视的份只好坐在你旁边陪你看。



哦呦,那个受伤躺着装睡的不就是我家的雷狮先生嘛!你看到镜头在他的脸上放大又放大,这完美的角度,嗯,帅气的侧颜,就是他没错了,居然让我抓到一部他演的剧,可得好好瞅瞅。




这次任务为高度危险性任务,对方的人员身手十分之好,作为特警队长的他虽然抓获了犯罪分子,却在回到警局的大门前倒下了,陷入昏迷,被抬入医护室。一名女生偷偷摸摸地走进医护室,轻轻呼唤他的名字,得到空气的振动后,在他身边坐下,注视他良久,吻了上去。




雷狮看到这一幕气的啤酒都喷出来了,鬼知道这个摄影怎么把这个镜头拉的这么近,看了看你严肃地盯着电视,心虚地继续喝啤酒,还时不时瞟你一眼。




这妹子的行为好像有点可取,嗯...你转过头发现他正看着你,不行不能让他看出来,你又转过了头,心里盘算着什么,要不晚上等他睡着了试试?嘿嘿嘿...




【雷狮:她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她要揍我,然后又转过头神秘兮兮地自己笑起来...】






【安迷修】
你死都没有想到,安迷修一向只接偶像剧的人,居然接了一部科技大片,直到现在还在公司,打电话告诉你今天要早点睡觉。





你乖巧地答应后挂了电话,迅速拿出薯片可乐打开电视。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安安不在家我终于可以修仙啦哈哈哈哈,你开心地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听说最近一部偶像剧贼火,让我一个晚上把它追完!




一本正经地从第一集开始看起,嘴巴塞满了薯片,喝可乐打出一个个带有二氧化碳的嗝。




他听到女生的告白后愣了一下,随即眸子里的温柔占据全部,他的笑容让阳光都黯然失色,女生吻了上来,他回吻的很小心,闭上了那祖母绿的眼睛去享受。




卧槽!!!为什么今天安安要加班!!!你愤怒地拍着桌子,打通了安迷修的电话。


接到你的电话已经很疲惫也有些惊讶,听到你对这部偶像剧滔滔不绝的评论后,面部逐渐凝固,说到后来,你还很认真地说,“安安要不我也当个演员吧,和那么帅的演员接吻实在太棒了!”





之后他在纠结他到底要不要告诉你那是他演的戏。




【安迷修:也许小姐是个脸盲?不对要是她真当了演员我这个男朋友怎么办???】









【卡米尔】
最近有校园剧!你兴奋地打开电视,卫生间里传出喷头出水的声音。真是的...我一看电视就洗澡...你撇了撇嘴,继续看电视。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用毛巾擦着湿淋淋的头发坐在你旁边,你已经沉迷于剧情了。




明显高挑的身高,抱着书听到身后的声音,转过身,看到比自己矮一截的学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询问她有什么事,她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好像明白了她要说什么,把她鬓角的发别到耳后跟随过去一个吻。





噢噢噢!这个剧情!Nice啊!我上学的时候咋就没有这好事啊!!!等等...你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这男主...长得挺像卡米尔啊。你看了看旁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卡米尔,“卡卡!!!”他看向你,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却被你的下一句话雷到了。“来来来我们演一下,让我也体验体验!”





【卡米尔:导演吗?下次不接吻戏了,我的吻只能给她】

【凹凸世界乙女向】《假如你占着自己的能力为所欲为》

一条娴愉:

*全篇同一粘人精女主
*女主能力类似于投影出来的3D人物,可看不可摸
*严重ooc
*文笔极其辣鸡
*内含瑞/嘉


【格瑞】
“别跟着我。”格瑞扛着烈斩,无奈的叹了口气。
“诶呀每次我来找你你都要这么说。”你面带笑容的飘在格瑞旁边,长袖浮空的样子活像个幽灵——格瑞也的确是这么说的,他说你像个幽灵一样阴魂不散。
“你如果不来我也不会这么说。”格瑞一脸冷漠道。
“嘿呀格瑞你今天要去干什么呢?”你果断忽略了格瑞刚刚说的话,继续厚着脸皮飘在格瑞旁边。
“刷积分。”
“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我为什么要和她说话。】




【嘉德罗斯】
“嘉哥嘉哥,今天要去哪里啊?”
“……”
“嘉哥嘉哥,是不是又要去找格瑞打架啊?”
“……”
“嘉哥嘉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啊?”
“……知道还不闭嘴!”嘉德罗斯一脸暴躁。
“嘤,可是不和我说话我好无聊啊。”
“那就滚远点!”
“可是看不到你我更无聊啊。”
嘉德罗斯露出了一个狂暴的眼神。
“生气吗?”
“……”
“那你打我吧。”
“……”
“好了,我知道你打不到我,所以别气了哈。”向天发誓,你是真的想顺毛嘉德罗斯的。
“……肆虐天地吧!!”
“你还真动手啊!!”


——【为什么每次我去找格瑞打架你都要粘过去】




【修罗场】
“过来,渣渣。”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臭着脸道。
你:“……你不是叫我不要粘着你吗……”
“嘉德罗斯,她可不是你的所有物。”格瑞依旧是那副表情,只不过嘴里吐出来的字简直在一个个的往下掉冰碴子。
你忍不住抖了抖:“那个……”
“哈?”嘉德罗斯用一种拽得不行的语气道,“不是我的,难不成是你的不成?”
格瑞提着烈斩的手紧了紧。
气氛一时僵硬到了极点,大战一触即发。
你夹在两个人之间瑟瑟发抖。


——【你们之前不是很讨厌我的吗qwq】







(失踪人口回归)
(八百年没写凹凸乙女了没ooc我都不信)
(打死我吧1551)

莫负好时光

鹿辞公子:


今日份更新安排上了!

♥︎甜的,放心食用
♥︎古风paro
♥︎ooc出没
♥︎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张起灵
你哭着被三个女人推上了花轿,喜服上还沾着点点泪痕。今天是你要出嫁的日子。对象是县令家的公子,模样还说得过去,口碑却极不好,人人都知他整日泡在青楼,不学无术。然而某一日在街上他瞧上了你,提出高价聘礼要与你成亲。你作为家族里被收养的孤女,就被当作一件物品般交换了出去。
你拼命地挣扎着,伸手死命推了一把轿夫,自己摔出了花轿。慌忙爬起身,看见面前闪过一人影。你追上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向他求救。
身后的人眼看要赶上来,他沉吟片刻,并不说话,揽住你的腰窜上了房梁,消失在他们眼前。
后来的几日你同他说清了身世,也得知他是一侠客,孤身一人浪迹江湖。你也知道自己对他动了心,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要同他说清。
——我以后,跟你可好?
某一日你帮他包扎手臂上的伤口,小心翼翼地试探。他垂着眼,脸上看不出表情,许久没有开口。你一阵心酸,又觉得丢脸,起身要走,听得身后穿来一声回应。
——嗯。

吴邪
那日你穿过这条街,朝两旁的铺子瞥了一眼,正好瞧见了他。那时候吴邪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手中执一书卷,见你望着他便对你笑,如同春风一样吹进你心里。后来你打听到他是丞相吴家的小三爷,自己在外经营着古董铺子,年方二十并未婚娶。
后来你日日往他铺子里跑,打看欣赏物件的名号,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随便寒暄上两句,也算混了个半熟。有一日你同往常一样在他那里待了半日,要走时他忽然开了口。
——姑娘成日来我吴山居,可有看上的物件?
你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他店里都是些价值高昂的东西,你哪里负担得起。
——有一镇店之宝,姑娘可有兴趣收入囊中?
——不,不,我没太多钱…
你急忙摆了摆手,他却笑了,要你把手掌摊开。你疑惑地照做,他竟把自己的手交付在你手里。温柔地笑起来,如同初见的那一日。
——在下吴邪,还望日后多加关照。

解雨臣
子时。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透着朦朦胧胧的光。街上空无一人,正是出来活动的好时候。你活动活动筋骨,三下两下便翻进了围墙。这解家可是京城里头最大的古董世家,宝贝可谓是应有尽有。
而且那解家当家模样生得极俊俏,为人又是一顶一的好,就成了众多待字闺中小姐的心上之人。你在他家“借”宝贝时曾偷偷见过几面,的的确确是一副完美的皮囊。
但一次又一次的来去,你只纳闷为何解家防备如此松懈,却不曾注意到暗处目送你离开的人影,和他唇角的笑意。
今晚你潜入书房拿了他架上的夜明珠,抬脚要走,却不知何时碰着了一根银线,刹那从柜子下牵出一根红丝绸缚住了你的脚踝。
你大惊失色,掏出随身的刀去割,竟发现如何也割不断。
一人从门外闪身进来,是解雨臣。他笑意盈盈地看着你,并不说话,只站到你身边,递他那把摊开的折扇给你。
你又羞又恼,看见折扇上的字却红了脸。
——别走了,我养你,解家的家业都给你。


黑瞎子

——搜!全力搜捕!一定要把这黑瞎子找出来!
听着渐渐远去的呼喊声,你松了口气,关上大门回屋,听见衣柜门吱呀一声打开。
这黑瞎子是近来衙门中重点抓捕的对象,行踪不定,明明是一强盗,却做着劫富济贫的好事。你曾在月色下与他碰面过几回,见那人嘴角带笑,对你潇洒地挥挥手翻墙而逃。前几日他又偷了知府家的黄金万两,拿去救济了一个山村,明晃晃的挑衅彻底激怒了京城的权贵,重金悬赏要他的人头。你心底里其实是不希望他被抓到的,却没成想这家伙
直接找上了门来。
——捕快大人,救我一命?
那人一身黑衣倚靠在门口,嘴角还是一抹不变的笑,似乎志在必得。你还没答应,他便大摇大摆地进来,藏进了衣柜深处。
紧接着又来了巡查办案的捕头,问你可有见过他的行踪。你笑着说自己也是衙门中人,有线索怎会不上报。你插上了屋门转身,看他已经从衣柜里出来,坐在茶桌前对着你笑。
不客气地端起桌上的茶盏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对你开口。
——捕快大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也没什么金银财宝可相送,不如我,以身相许如何?

【盗笔BG】【男神x你】 不想起床

长乐未央:

*盗笔四人
*周更来辣(=θωθ=)
*希望大家给我更多意见,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我尽我所能的贴合人物性格不去ooc,如果大家发现了请立刻告诉我,我马上改
*早上激情码字w码到了中午hhh
      


       
        吴邪☞


        你在周日早起的可能性为零。
        宁愿在床上无所事事也不想下床,吴邪就和你一起躺着。
        “什么时候起?”他闭着眼。
        “中午吧。”你把腿压在吴邪腰上。
        “你敢再懒一点吗?”
        “那得问你了,你昨天晚上干了点啥心里没数?”你一听不乐意了。
        接着回到,“我当你精神多好呢,还不是跟我一起躺在这起不来?”
        “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吴邪很是平静。
        “我…”你刚想认错,可第一个字刚脱口就没机会说第二个字了。
        他离开你的唇,压低了身体。
        “再来一次,你看我起不起得来。”
    


       
        解雨臣☞


        永远不要在解当家这儿赖床。
       你拽牢了被子,防止他突然掀开,“大花,我想再睡会儿。”
        “不成,都睡了多久了。”他拍拍你被被子裹紧的身体。
        你拉住他的手,一用力把他拉到床上。
        “一起睡吧,周日急什么。”
        “好啊,不急。”
        你只感觉他的唇附了上来,微凉的手也碰到你的皮肤。
        一时间卧室的气氛很是暧昧。
        你以为这次能一直躺到下午了,不想他却放开了你。
        解雨臣笑着摸了摸唇角。
        “媳妇儿,这办法不太管用,下次再深入点。”
       


       
        张起灵☞


        张起灵在某些方面是很乖的,尤其是睡觉。
        不仅如此,他对起床也没什么执念。
        然后?
        你们就在周末躺了一天。
        比起那三家你觉得心满意足。
        越想越开心了是怎么回事。
        “小哥,咱们晚上吃什么?”
        “都好。”他对口腹之欲一向不热衷。
        “不过,”
        “是你的话最好。”
        “……”
        小哥你也变了。
        再也不是那个主动亲一下都会发愣红耳根的张起灵了。


       
       
        黑瞎子☞


        “已经八点半了,媳妇儿你说如果再睡下去会发生什么?”
        还没睡醒的你只听到黑瞎子这句话。
        “woc几点了?!”你马上坐起身开始摸手机。
        一看表,7:03,而且今天周末。
        “瞎子,你这一招真是深得我妈精髓。”被这么一闹你也没了睡意。
        我就是想看看这招是不是真有用。”他解释得很诚恳。
       “爷,咱不学这个成不?”
       “别啊,我觉着挺有意思的。”
       你看不到他墨镜下的双眼,但你知道他肯定是笑了。
        “你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巧了,还真没。”他笑得邪气。
        “……”


———————————end—————————————————————


如果有人物ooc或者剧情方面漏洞之类大家一定要提醒我


昨天没更是因为我不在家,要去排练校庆的节目,等下周六校庆结束后闲下来,会努力一周双更的!!

寻常浮生有别趣(日常)

鹿辞公子:

♥︎只含瞎子
♥︎日常篇
♥︎坐公交车偶尔想到的脑洞
♥︎ooc出没





——你别跟着我!
你回身恶狠狠地朝黑瞎子喊道,他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跟在你身后。
——媳妇你别生气啊,我不就跟那收银员说了两句话吗,还是她主动的。
——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
——你报吧报吧,反正我也是通缉犯,把我抓进去指定枪毙了。唉……
他唉声叹气地在后头念叨,你心烦要跑,又跑不过他。
你怀疑他在你身上装了定位,你躲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索性你也不躲他了,随便坐上了一辆迎面而来的公交车。他跟着你上车,在你的座位旁边蹲了下来。
——媳妇,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他笑嘻嘻地抬头看着你,你不理他。司机突然一个刹车,黑瞎子重心不稳往前倒去,你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他回头,笑得更开心了。
——你心疼我。
你冲他翻个白眼。
——我怕你摔出去吓着人家。
前面的人下了车,他坐到位子上,眼巴巴地看着你,还抓起你的手搁在他脸上。你狠狠地扭了一把,他又大呼小叫起来。
——媳妇!疼疼疼!
看向你们的人越来越多,你嫌丢人,走到后门要下车。
——媳妇儿你等等我,我看不见啊。
他装作看不见似的扶着座椅站起来,一瞬间窃窃私语的声音四起。
——姑娘,你男朋友是盲人,你得多关心关心他啊。
一个大妈对你说道,旁边的人也发出附和声。
你尴尬地应声,拉低他的身子,小声地凶他。
——你再给我装。
汽车到了下一站,你赶紧下车,揪着他的耳朵往前走。
——哎哎媳妇,上哪儿?
——回!家!
——好好好,咱回家~

晚餐吃什么好呢?你看着走在你身边心情很好哼着小调的黑瞎子,自己不知不觉也开心起来。
那么,青椒炒饭好了。

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时刻
好不容易把画画完了,兴奋的把画举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它被夹在夹子上,而手已经抬出去了,并且把画撕烂了。。。。。。。

【我英乙女】爆豪X你 个性使用过度

.:



*只敢在心里内心想的小段子,有多少写多少下来=L=


*欧西西是我的


*设定已开始交往一段时间_(:з」∠)_








“唔……”大脑缺氧让你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心。


有点……想吐……


带着一点熟悉的 甜甜的 味道靠近你的脸庞。


“蠢货。”爆豪皱眉看着你,心情不好的样子使得他上挑的眼角似乎挑的更高。


“头晕就好好的休息揉太阳穴!”


感受着带着硝化甘油的气味的手慢慢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埋在围巾里的半张脸被挡着的唇角微微勾起,你脑袋凑了过去抵着他的轻轻的回答他“因为知道胜己会过来帮我的呀。”


按揉着的手指一顿,爆豪胜己明显感觉到周边的A班同学的视线都开始慢慢往这里聚集了过来,抽了抽眉毛强忍住朝那边怒吼“看什么看的!”的想法,装作不在意的接着帮你按揉太阳穴。


“啧,麻烦的女人!”


“胜己。”


“啊?!干嘛!”


“嗯,轻点,你要摁爆我的头吗?”


“!!知道了!!!”更加小心的力度让你心都化在这个可爱的爆骄身上——噗,红着耳根不敢看自己的胜己真可爱。








远远的看着两人面对面互动的A班同学——


:) 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