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噗哈哈哈 小贱贱从没让我失望过

荷兰豆豆是什么甜心大宝贝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吐

[2018]1月BG言情小说推荐

香菇的小面摊:

《嫁给一个死太监》


具体打分及简短心得见内文:


 


 


 


 


[穿越]《嫁给一个死太监》 作者:零落成泥


★★★ 


【文案】 


陈慧穿越了,醒来没有丫鬟哭叫小姐你终于醒了,只有个死太监阴鸷地盯着她阴阳怪气地说:“陈大姑娘瞧不上我这阉人,我也不会强求,可你若盼着我放你归家,我劝你还是早些死心了吧!你这辈子哪儿也去不了,便在这儿待到死吧!”


陈慧:???[黑人问号脸.jpg]


穿到不想嫁给一个死太监因而触柱身亡的女子身上,陈慧为了能吃饱穿暖活下去,只得想办法去接近那死太监,了解他,讨好他,勾引……不,这个就算了= =|||( ⊙ o ⊙ )


太监李有得薄情阴险了一辈子,万万没想到当自己面临绝境时,想的却是他若死了,家里那个作天作地的矫情小妖精没了他惯着该怎么活下去。


男主真太监,电视剧里阴阳怪气你想打死他的那种太监……


女主作。


【言情向】


我宣布这篇文荣登我最爱的太监文榜首了!!!


之前的最爱,已经坑掉的《重生之奸宦娇妻》跌到第二名。


终于又看到一篇正经太监,好感动。


之前看了很多篇位高权重、高大英俊、文武双全的“霸道总裁式”的假太监太无趣了,太监文就是要看这种自卑又自大的小人物啊!!!他面对爱时的的卑微纠结手足无措又要虚张声势才是太监文的萌点所在!!!!!


女主狗腿吐槽役,非常可爱!

【凹凸乙女】当你和他们一起盗墓(海盗团、金三角×你)

吹爆


枯树,苦树:

暧昧注意,黑化注意,撞梗致歉,ooc注意,无盗墓知识!






(有点长,自己过把瘾,经不起深究,鬼吹灯真好看OTZ)


1.


  无际的荒漠里,植被稀少的表层抓不住泥土,总扬起风沙,迷了人眼。


  两辆黝黑的越野顺着一条不明显的小道疾驰着,轮下两侧的黄沙涛涛似海浪一样向外推去,前方车内一男人带着白色的头巾,嘴里叼着根未点燃的烟。他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肘搁在大开的窗框上,在崎岖颠簸的路上显得悠然自在。


  副驾驶上,坐着一位青年,他专心致志地研究着手里的地图,无论如何复杂的路线在他的目光下,都能被一寸寸分割,每一块土地上有几个弯几个洞,他都一清二楚。


  卡米尔从地图里抬起头,大致扫了一眼现在所处的位置,把地图凑到雷狮身侧,他调整着头上蓝色护目镜的松紧,指着地图上的一个标红的点说:“大哥,前面有个驿站,需要停一下,补充物资。”


  雷狮懒懒地瞥了一眼,便嗡声应了。


  这些事,向来都是由卡米尔决定的,在精通路线规划和结构设计上,这倒斗界还没有几个比得上自己弟弟的,雷狮有这个自信。


  车后的隔板被推开了,帕洛斯笑眯眯的脸出现在里面:“老大 后车的人想求你停一下,有人不行了。”


  雷狮皱眉,不耐烦地啧声,但还是踩停了越野,挂着讽刺的笑推开车门 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下半张脸,没什么情绪地跟着跳下车。


2.


  二人站在离车队不远的土坡上,雷狮眯着眼吸了口烟,脚尖蹂躏着黄土块。后车的人果然互相搀扶着下了车,喂水的喂水,躺下的躺下,一片惨淡之象。


  他冷笑,脚尖用力把土碾成了碎末。一群不知死活的读书人,搞科研搞到荒山野岭里,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


  不过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卖了银爵一个人情,也去了他们想去的地方,何乐而不为?


  是不是真的搞科研还有待商讨,想起银爵那张黑皮下面藏着的黑心手段,三个人无不留个心眼,佩利留的是一口好牙。


  雷狮又吸了一口烟,烟草在嘴中唇齿间过了一遍,才缓缓吐出,性感的唇缝里钻出一缕白烟,远处劲瘦的身形让队伍中的小姑娘脸红心跳,时不时偷瞄他在的地方,所以才说,危险与神秘永远是一个男人最迷人的筹码。


  帕洛斯拽着在后车睡得昏天黑地的佩利,迷迷糊糊的也蹒跚上了土坡。还未站定,一直在雷狮身旁摆弄通讯仪器的卡米尔抬头,慎重地说道:“银爵又安排了一个人过来,就在前面的驿站。”


  如果这句话没能让强大的狮子侧目,那他下句话就连同狡猾的白蛇也镇住了。


  “来的是登格楼的人。”


  帕洛斯摸着下巴,依然笑得没脸没皮,但眼睛深处带着若有所思,他道:“怎么登格楼的人和银爵合作了?他们也想分杯羹?来的是格瑞还是金?总不可能是凯莉吧?”


  这话里不是没有忌惮,这么大的墓,没有消息走出去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可是强盗啊,怎么样也不会和别人分享同一份美食。


  但登格很难说,上次去江南交易明器线索,记得拿楼上雕花木门内的桌椅都是黑红的金刚木,刻花深沉厚重。几缕檀香的青烟缭绕着小松青瓷盆景,大气的青釉瓶立在木门两侧。


  厅内中央端坐着一个盘发粉旗袍的女人,她优雅地品着茶,嘴上噙着让帕洛斯都脊背生寒的笑。


  这是登格楼明面上的庄家,凯莉。楼内一切交易都要过她的手,且从未出过错。


  但正主不是她,是她身后站着的两位。


  一位冷着张脸,凛凛的寒气透过那双剪眸凉凉地扫视着众人。一位笑容灿烂,开朗地龇着白牙,站在一旁也不太安分,左蹦右跳地看着活泼,但在场的除了他们,没人敢冲他吠一声。金下斗时不要命的狠劲见过的人不少,因为坑他反被坑死的人也不少。


  比起格瑞摆在面子上的生人勿近,那群登格楼的老古董对金的纯然残忍的手法如临大敌。


  卡米尔摇头否认,把通讯器塞进侧包里,继而沉默地望着依然在抽烟,似乎不为所动的雷狮。


  “登格楼最近进了个新面孔,”雷狮修长的手指弹弹烟火,灰烬簌簌地落下,“整个楼都拿她当眼珠子护着,我倒是挺好奇的。”


  什么东西能让这群冷心冷肺,斗里泥堆子里爬出来的人护着?难不成还是千年明器成了精?


  雷狮嗤笑,手指一顶弹开了还有半截未烧完的烟。烟头赤红的跌在黄沙上,“哔啵”地烫跳起两粒尘土。


3.


  你单腿屈膝坐在窗子上,将泛黄的绷带一圈一圈认真地绑在手上,间歇伸曲手指试试松紧。


  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你斜睨过去,垂下的脚已经迅速的勾起地上的刀,缠绷带的手把它隐在身侧看不见的角度。


  门外的男人双手插着口袋,桀骜地把抬高踹门的脚放下,整排皮扣钉在筒靴的一侧,后跟落地的声音清脆有力。


  挑眉打量你,他身后跟着的人一个掩着围巾沉沉地思考,一个笑眯眯看不出神色,还有一个一看就没睡醒。


  人数相貌都符合银爵的描述,看了就是他们了。


  你放下了刀,跳下来却没有上前,只是淡淡地站在原地说:“你们好。”


4.


  补充了资源,带着额外附赠的“拖油瓶”,雷狮又重新上路。


  天色渐黑,夜晚的荒漠上星罗密布,一望无际的黄色平原和天变成了鲜明的两色,一笔


沾染了死寂和荒芜,一笔蕴含了神秘和璀璨。


  夜风吹扶着雷狮的头巾,后车镜里几点橙黄的光芒像鬣狗一样,追随着狮子的捕猎路线,想讨点甜头,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吃口狮子肉。


  帕洛斯捧着脸颊拄在后车窗上闲闲地问道:“老大,需要我和佩利去解决吗?”


  雷狮勾唇:“不急,慢慢玩。”反正挺无聊的。


  帕洛斯了然,把雷狮要驻扎在前方不远处的消息告诉了车队,不久便拉着佩利在刚架起来的篝火前坐着,佩利不太安分,他早就嗅到了“鬣狗”的臭味,磨着爪子蓄势待发,被帕洛斯拦了下来,这伙正窝着火发泄的啃着烤肉,耳朵却留意着那群人的动向。


  突然,他啃着烤肉的动作顿了一下,一脸疑惑地看向正拿棍子挑着火堆的帕洛斯:“帕洛斯,老大他们动手了?”


  明亮的火光在帕洛斯异于常人的眼里跳动,他的眼能看穿所以机关和暗器,此时也诧异地倒映着雷狮和卡米尔在不远处闲聊的身影,显然不是老大动的手。


  那就只能是一个人了,凝重在狡蛇眼里浮现。


  你背对着寻着血味找来的四人,殷红的液体顺着白森森的刀刃滑下,四下躺着几具陌生的尸体,俱是一刀闭喉,没有其他拖泥带水的伤口。


  溅到脸上的血液被你用手背擦了一下,在你脸颊上留下抹血痕,野性难驯。


  血液渗进黄沙里,让这一“屠宰场”干净整洁,你甩开刀上多余血沫,平静地看着来人,看样子不打算解释,但又像想到什么人的嘱咐一样,乖巧地开口,生怕他们不理解:“金和凯莉说过,不能让其他人插手。”


  死人就不能插手,不会多言。


  雷狮扯着嘴角,眼里有兴奋的光芒,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你,就像在看什么有趣的谜团。


  找到宝了,他的舌尖顶弄着腮肉,往上轻挑,舔着尖牙。


5.


  嘴里叼紧刀背,拽着手里结实的藤蔓,你接着从墙壁上蹬出去的力量荡到棺木上方,一松手整个人狠狠砸向尸体,两膝跪压在尸体的胸膛,把刚要起身的尸首又压回棺材里,期间膝盖承受的冲力让佩利的眼皮都要跳一下。


  他们在地面塌陷的一瞬间,就顺着藤蔓爬上了墓壁,可怜那些靠近棺材中央的科研人员,站在那里无路可退,眼见就要起尸了,想来必死无疑。


  没人回去救他,除了你。刀被双手举了起来,刺向粽子,刀尖和棺材底碰撞的狠辣声音让人心头发颤,你由于发力要求,纤细的脊背弯成弓状,黑发垂落在已经毫不动弹的尸体上方,在光线昏暗的墓室里,只有你的眼睛熠熠生辉,淡淡的平静无波。


  所有人都看向你的方向,有的不可置信,有的沉迷不已。


  干这行的当然知道,绝美的画面不可多得,他们活一天是一天,在阴间里捞东西,玩得就是谁命硬。


  贪婪的人总是不少,他们尤是,看到好东西就想据为己有。


6.


  一把拉住不受控制地往虫群里冲去的帕洛斯,他被你拉的向后倒去,双手撑在地面,愣愣地仰头看着你。


  你握紧刀,把另一侧已经受了伤的卡米尔挡在身后,利落的撸下手臂上段尚且干净的绷带扔给他。


  血味会吸引来嗜血的飞虫,你弯着腰,寻找能够落脚的地方,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和黑发都在帕洛斯的眼前晃荡。


  他眯起眼,把你形状怪异、花纹诡秘的项链记下来,在他庞大的记忆内搜索。


  瞳孔收缩成针眼大小,帕洛斯的手指不自觉的抠紧了地下粗糙的土砾。


  他想起来了。


  雷狮随口的一句话,说不定自有牵连。


7.


  九死一生的爬出了墓穴,你揉着手腕,不顾其他人情况,翻出包里的通讯器,准备链接唯一熟悉的那群人。


  一只手横空压在你的通讯器上,打断了你的动作,雷狮带着帕洛斯出现在你的面前,他的笑容里带着一点痞气,语气诱惑道:“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出去玩两天?”


  身后的帕洛斯也随声附和道:“已经和你的人商量好了哦~~”


  经过地下的这几天,他们大致都摸清了你的脾气。


  虽然身手不凡,但人生经验却意外的少,不如说是缺乏,就像你的人生除了登格楼之前全是一片空白。


  你不疑有他,点头答应了,但还是发了讯息通知格瑞他们自己任务的进度和去向。


  在你点击发生的一瞬间,不远处的卡米尔也把手里的信号屏蔽器收了回去,不动声色地拉高了围巾。


  佩利抛着手里沾着血的刀,对幸存的科研者


嘻笑,脚下是一堆踩爆的通讯器,正“嗞嗞”的窜着电花。


  海盗最擅长什么?抢呗。


8.


  在之前约定的驿站等你很久的格瑞和金,拨通了科研队的通讯,没有反应。


  听到对面无人答应的“嘟”声,格瑞皱着眉沉神给凯莉发了讯息,他大致猜到发生什么了。


  江南登格楼内,正在和生意人谈笑的凯莉分神打开了通讯器,顺手捏爆了手里的黑釉茶盏。


  滚烫的茶水流下指缝,凯莉阴沉的笑了,让她对面的人吓的两眼发直,她阴狠地说道:“好的很,雷狮……”


  远在大漠的金两手撑在格瑞肩头,鼓着嘴看着格瑞发送了消息,他不开心地问道:“格瑞格瑞!雷王和我们哪个更厉害?”


  他怕杀了人家的儿子,惹了麻烦凯莉会生气。


  格瑞没有说话,他垂眸冰冷地看着手上用刀留下的老茧。


  抢了别人心爱的宝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爽了,过了把瘾,结束了。


感谢评论,感谢小红心和推荐。


我爱鬼吹灯。


字数长的我要死了。


670粉丝感谢,谢谢大家的喜欢。




 


 

KAKYUU:

坠机了我_(:з)∠)_只好使出产粮保掉率这种阴险的招式了……想要大蛇!! 

七创社:

今天制作组开大会,突然看到有个小伙伴的电脑开着一个神奇的页面……

嘿嘿嘿……你们懂得呀~

没错,突然停更了不知多久的“第三季剧透计划”今天又重新启动了!

本着不作就不会死的信念,今天我又要和大家分享凹凸制作组绘制的《凹凸世界》第三季的草稿图。

当然仅仅是草稿,可能还会有所改动哦。

聪明的小伙伴们快来猜猜看这些草稿是用在哪儿的吧!


噗。。。。这个卡卡

七创社:

论凹凸世界制作组被抖音洗脑后的摸鱼作品!


本视频仅供娱乐,和正剧无关!!!!


七创社:

官宣!

来自各大星球的凹凸大赛参赛者们大家好!为回馈大家对《凹凸世界》手游的热情,现对《凹凸世界》手游进行首次情报披露,一睹为快!


七创社:

又到了元气满满的周一惹!
今天让安哥为大家表演一个插剑鞘!

PS:视频纯属娱乐,请勿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