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我英乙女向】初夜后的早上 [出/胜/轰/荼/霍]

芊暮:



挺老土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清水向,设定你为第一次。




出/胜/轰/荼/霍的场合。




虽然写的是早上,但是我真的好困啊……要是有什么问题请多多包涵。




















绿谷出久的场合








会有男生初夜的第二天起来会比女生还羞涩么?




绿谷出久就是。




他很早就醒了,因为这个点通常是他出门晨练的时间,他早该出门。但他现在只能一动不动地僵着身子,紧张地盯着正枕在他手臂上酣睡的你。




这个姿势他已经维持了一整晚了,手臂早已麻木得失去知觉。可绿谷又生怕一动就惊醒你,所以他几乎是一宿没睡,就这样忐忑地瞪着眼,看着窗外的天一点一点变亮。




其实绿谷宁愿早上永远不要到来。




他在懊悔,怎么昨晚一下没忍住就对你做了那样的事……这让他怎么再好意思再面对你啊。




朦胧的光亮让你的大脑下意识地唤醒身体,不过身体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你哼唧了一声,随手拉着绿谷的手臂,往他怀里挤了挤。而从他的视角,可以清楚地看到你吊带睡衣之下的白嫩肌肤,还有饱满圆润的胸部,就这样直接贴在他身上。




他几乎一下就红了脸,立刻收回自己的视线。这景象让他瞬间回忆起几个小时前两人坦诚相见的事,一时心里砰砰直跳。




不过你倒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睁开眼就看到绿谷躺在你身边,一脸窘迫地看着你。




“出久怎么醒这么早?”




“诶?是!我我我在。”他结结巴巴地答应着,脸上似乎更红了,“不是,没什么,我也是刚刚才醒……”




你点点头,伸手揉了揉眼睛。




“那个……”绿谷斟酌了半天措辞,才终于敢开口,“我是说,你感觉、就是……还会痛吗……”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越来越细,你几乎是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才听清他在说什么。




“嗯,老实说还有一点啦。”你冲他笑笑,眼看着他的眼睛睁大,几乎要慌张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你紧接着赶紧补充道:“不过已经没事了,完全OK的。”




“呃,用不用我去帮你买一些止痛药?”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用啊。”




“那……你还能自己起床吗?”




“能的啦!”




看着男朋友把你从床上扶起来,又帮你把拖鞋穿上,动作谨小慎微,还紧张得生怕哪里又碰到你的样子。尤其当你起来以后,当那张沾着落红和点点精斑的床单展现在你们二人面前时,绿谷几乎是惊叫着把床单卷了起来,冲到卫生间开始清洗起来。




你只觉得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好像你才是把他上了的那一个。
































爆豪胜己的场合












你从爆豪胜己的怀里睁开眼时,他还没睡醒。




总是紧皱着的眉头在睡眠时也终于舒展开来,在这个距离之下,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爆豪合着的双眼下,一排睫毛在轻轻颤抖。高挺的鼻梁之下,那张平日里要么紧紧抿着,要么咬牙切齿的嘴唇,现在也微微开启,隐约露出整齐的皓齿。




这样才对。如果爆豪不摆出那副凶巴巴的样子,他还是相当养眼的。




他的臂弯收得很紧,你甚至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他结实的肌肉,两人紧贴的身体让你觉得有些奇怪,但即使如此你也没挪动分毫。不忍心惊醒睡着的他,毕竟等他醒来你可就看不到他这样的毫无防备的样子了。你就这样心满意足地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直到他稍微皱了皱眉,慢慢睁开眼睛。




“早安小胜,睡得好吗?”




你笑着和那双猩红色的眸子对视了三秒。爆豪的瞳仁不经意地向你身上瞥去——下一秒他就从床上坐起来,伸手从床下抄起你的衣物丢到你面前。




“你睡傻了?怎么连衣服都不穿啊。”




你看着被丢过来的内衣裤,刚才温馨的气氛瞬间被爆豪全部破坏殆尽。忍不住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着:“凶什么凶啊?这不刚醒么,再说你不是也没穿衣服……”




“老子是男人。”




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理直气壮。但如果这时候你抬头仔细看的话,就会看到正背对着你穿衣服的爆豪,耳朵尖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上了可疑的红色。




“男人就可以不穿衣服啊?”




“……哪那么多废话。”爆豪又从地板上捡起你的连衣裙,随手一扔就甩到了你头上。老实说,乱丢在地上的衣物、几片撕开的避孕套包装……光看着这一地的凌乱,就可以想象你们昨晚有多么干柴烈火了。说这是你们的第一次,爆豪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




你头上顶着自己的裙子,对他十分不满,一大早的对女朋友什么态度啊这是。




用手捂住自己的小腹,你一脸痛苦地倒回床上:“呜呜,那里突然好痛!”




“哈?”还在穿衣服的某人几乎是立刻转身,足足愣了两秒才意识到以自己的认知情况,他并没有任何可以处理这个问题的经验,又想到昨晚自己确实做得有些过火,爆豪只好拿起手机开口道:“……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我这就打电话叫医生来。”




看着你痛得呻吟打滚的样子。他那张池面的恶人脸上,竟然难得显出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神情。




“……骗你的啦!”这个反应令你十分满意。你又突然笑着从床上蹦起来直接扑在他身上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熊抱,嘿嘿笑道:“叫你凶我,吓死你。”




果然,爆豪的额头上瞬间青筋暴露,手心里也忍不住噼里啪啦起来:“死女人,敢耍老子?!”




你几乎是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紧闭眼睛。




但是爆豪的暴怒却没有想预想中那样到来。半晌,你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只见爆豪高抬着手,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你。再一次对视的瞬间,他立刻挪开了视线,轻声咳嗽了两声:“……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他突然息怒的理由,爆豪就有些不自然偏过了头,手也收了回去,“我说你,闹半天饿了没有。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嗯?!这是要给我做饭的意思?”你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爆豪的额头。




“少臭美了。”他没好气地打开你的手,双手插兜走到门口说:“老子是想给自己做,你只是顺便的而已。”




“那为什么问我想吃什么呢,小胜好奇怪哟。”




你笑了,忍不住跟上去,搂住爆豪的腰轻轻在他后背上蹭了蹭。




“……妈的,臭女人你到底想不想吃东西了!”
































轰焦冻的场合












“早上好。”




一睁眼,就是来自身边轰焦冻的问候。你被他抱在怀里,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结实的胸肌,这让你瞬间有些不自在。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刚睁眼,就被他捕捉到了。




显然他已经在旁边看你看了很久。




“早啊。”你不太好意思抬头看他,更不好意思一直低头盯着他的胸膛看,眼神只能尴尬地游离在他下巴上,“轰……呃不、焦冻。”




想起他昨晚对你的嘱咐,你赶紧改口叫他的名字。




他微微一笑,轻轻理了理你睡得凌乱的头发:“嗯。昨晚睡得怎么样?”




累啊。还能怎么样……开了荤的轰焦冻像是不知节制一样,一直抓着你纠缠。直到你困得直接睡过去,他似乎还在你身边来回游离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挺好的。”你心虚地点点头,




“那就好。”揽着你肩膀的手稍微收紧了一些,轰焦冻柔顺的发丝轻轻扫过你的额头,声音近在咫尺,热气都喷在你耳边:“要现在起来么?还是想再躺一会。”




再躺一会绝对会出事啊!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起床吧……”




你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自己的衣服背着轰焦冻的方向套上。然而即使在你穿衣服时,你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游离在你背后。直到两人一起洗漱时,你也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在你背后的轰一直盯着你。




这也太奇怪了。




你停下正在刷牙的动作,默默开口:“那个,我身上有什么吗?焦冻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看着我呢。”




“有。”他直白地点点头,指了指你的后背。随着你的转身,印着点点吻痕的后背赫然映在了镜子里,撩起衣服就可以看到从肩膀到腰间,零星散布着淡红色暧昧痕迹。




看到这一幕你的脸不可抑制地变红,这才想起来昨晚你似乎是累到趴在床上睡着的。




“我在看这些……我留下来的痕迹。”




镜中,他注视你的眼神温柔到让你感到有些沉重。




他已经失去的够多了,他不愿再失去什么了。所以明明就在身边,却还是一直觉得不够,想要不停地索取,每时每刻都想要触摸到,亲吻到,拥抱到。




看着一个个略显病态的吻痕,你突然才察觉到:轰焦冻的占有欲,似乎强烈得有些吓人。
































荼毘的场合












你从床上坐起来,环顾四周,有些呆滞地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床位。




用手试了试,发现身边的床铺已经毫无温度,再加上被整理得平整的床单,你甚至怀疑昨晚的疯狂会不会只是春梦了无痕。




然而下半身传来的阵阵不适却在提醒你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真实到令你觉得太过讽刺。




你扯了个自嘲的笑,随手拿起衣物慢慢套上。




明明知道你和他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给了他自己的一切。其实结果也是自己早已预料的,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时,你还是忍不住把头垂得更低。




泪水也瞬间蓄满了眼底。




从柜子里翻出紧急避孕药吃了。坐在卫生间里,给自己某个正在隐隐作痛又难以启齿的地方涂上药膏。冰冰的涂上去之后瞬间消除了一些原本的燥热和灼烧感。你起身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因为哭的太多双眼肿得厉害,妆也没卸干净,头发凌乱,总之整个人憔悴不堪。




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一个男人糟践自己的身体。




你对着镜子,深吸一口气,紧闭眼睛忍住泪水忿忿地喊道:“骗子!”




“死渣男!”




“荼毘去死!”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举!”




把能想到最恶毒的话都骂了一遍,你姑且算是出了气,刚想继续洗漱。然而当你睁开眼就看到在你身后,布满烧伤的男人正一脸玩味地看着你。




“骂得好过分啊。”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听得我这里都痛了。”




是熟悉的那种腔调,还有那幅略显诡异的模样,但一切都足以让你在瞬间怦然心动。




再也顾不上面子尊严什么的。你扑进他怀里,忍不住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嗅他身上的味道,一边蹭眼泪一边埋怨到:“……你干嘛去了。”




“就去买点吃的。”他冲你扬了扬手里的袋子,似笑非笑道:“不然你以为我去哪啊。跑了?”




一下就被看穿了……




你尴尬地张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哼了一声,把羞红的脸埋在他怀里。




“唉……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他似乎轻声笑了笑,伸出手臂同样环住了你,“傻姑娘,我怎么会走啊。”




而且,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要走,就算你拼命拒绝,他也会带着你一起走的呢……
































霍克斯的场合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深谙此理。




随着光线渐强,霍克斯的大脑也跟着清醒了起来。本来就是宿醉,跟你折腾到了后半夜才完事,再加上你睡着睡着还压到了他身上,老实说,这一觉睡得可算不上舒服。直到醒来时他的肌肉还隐约有些酸胀,连带着精神也跟着懈怠了几分。




不过一醒来就看到你睡得安恬,他便干脆地忘记了身上那些生理性不适。




霍克斯抬了抬手臂,小心翼翼地从床头柜上拿下手机,借着窗帘透过来的晨光,在手机镜头下定格住你的睡容。








好像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你的手指先动了动,接着才慢慢睁开眼。




从霍克斯的身上爬起来,不算充足的睡眠时间让人有些头昏脑涨的。完全陌生的环境让你怔愣了几秒,但当你看到身边还在睡着的男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切已经真切地发生了,下意识地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你居然真的跟霍克斯睡了,就是那个人气很高的羽翼英雄啊。




关于昨晚的回忆,却有些支离破碎了。你好像喝了点酒,关于你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具体情节,你也记不清楚。脑海中还能回想起的,只有关于他身体的零星一点画面,还有那一刻撕心裂肺的疼。他的那对赤羽。在那种时候居然也不肯收起来,好像是故意炫耀……不,应该说是故意要让这对羽翼深深印刻在你的眼底。他就是要让你记得,到底是谁给你那样的痛苦,又给了你极致的快乐。




他还没睡醒,蓬松的金发在阳光下像小鸟的幼羽一样泛着茸茸的毛边,发丝仿佛真的如羽毛一般柔软。睡着时的霍克斯,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看上去谨慎而又淡漠,但握着你的手心里传递过来的温度却十分温暖实在。




彼时正是阳光最明媚的时刻,世界很安静。




你眯起眼睛轻轻趴在他胸膛上看着他,不禁微笑。这一切太过温情。




这时,你被握着的手突然被他牵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




“看我看入迷了?”有些沙哑的声音。




你瞪大眼睛看着毫不掩饰自己笑意的霍克斯,脸上立刻烫了起来。赶紧抽回手起身道:“没有!我刚起,看一眼你醒了没有而已……倒是你,装睡真可耻。”




他噢了一声,自然的把你拉回他怀里:“嗯——就算是吧。可你起了怎么不穿衣服?”




“只是还没来得及穿。”




他挑挑眉,“我还以为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呢。”




“……想什么?”




目光肆无忌惮地扫了扫你裸露的身体,霍克斯笑嘻嘻地说:“想再来一次呀。”




你挣扎着从他怀里逃出来,赶紧钻到一边的被子里紧紧裹住自己的身体,顺带遮住已经涨红的脸颊吐槽:“你这种流氓,到底是怎么当上NO.2的啊。”




“我也不想啊。”他摊摊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大概只有你会这么觉得吧。”




你稍微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觉得自己一定是害羞得脑子都不清楚了。不过他的话确实让你想起昨晚发生的那些事。你下意识地把脸在被子里埋得更深,说真的你也挺期待再和他做一次。




早上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




“唉,起床了。待会还要去巡逻。”他坐起来,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头发:“啊——好想翘班啊。”




“……”




霍克斯注意到缩在被子里的你一动不动,过来把被子掀开一角。看到你羞赧的表情,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微微瞪了瞪眼睛,“……你当真了吗?”




你眨眨眼睛:“什么当不当真的?”




“我刚才说再来一次是开玩笑的,就想逗逗你而已。”他伸手刮了刮你的鼻子,表情浮夸的说:“哇,你不会真的还想要吧?……那会很辛苦的哦。”




羞愤交加的你抄起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哎呀,好凶啊——万一把男朋友砸坏了以后谁给你啊?”




霍克斯又躲过一只拖鞋,笑得不行。






















PS 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想,霍克斯背后有翅膀,他是不是永远没办法平躺着睡了?

评论

热度(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