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我英乙女】论反公主抱

晴:

*就是最简单的女抱男(女)套路,力量大到扛起来就走的地步。


*ooc是我的人。


*有什么梗可以提一提,最近脑洞有点卡壳。


*我是一个靠评论活着的人,所以你懂的吧?


*内涵百合注意。


*这里是阿晴,食用愉快。


=========


和班里的女生打赌,说只要把自己男朋友轻松公主抱起来就请你吃一周的午饭,于是你来到他(她)身边,伸手穿过他(她)的膝弯,绕过他(她)的背部,轻轻松松就把他(她)抱了起来。【此理由截至渡我被身子】



【相泽消太】


  “……啊。”正在睡袋里和周公下棋的他慢悠悠的醒来,看着你的脸微微皱眉:“干什么呢。”


  “没事儿,只是单纯的掂掂你的体重。”你说着又把他往上抱了抱,笑得一脸得逞:“怎么样啊老师?感觉如何?”


  “哦,我觉得还好。”他说着从睡袋里伸出手,照着你的头就来了一个大脑崩儿:“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笨蛋。”


  对上你可怜巴巴的眼神,相泽消太叹了口气:“好歹让我从睡袋里出来,一点都感觉不到啊……”


  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实话哦,相泽老师。


【轰焦冻】


  “你干什么?”轰焦冻显然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僵在了你的怀里,脸上是难得的惊慌失措的表情。


  “嘿嘿。”你忍不住笑出声:“轰你好轻啊,果然回去得给你多点肉吃才行。”


  “别闹了,快放我下来……”他看着周围围观的同学,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这个样子太丢人了……”


  “我不~”你显然玩到了兴头上:“难道说被我抱着不舒服吗?”


  “……一分钟,再过一分钟就把我放下来。”最后还是他做出了妥协。


  其实他完全有那个力气挣扎下来的,至于为什么,谁知道呢。


【绿谷出久】


  “哎哎哎?!”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挣扎两下,看清是你后才长舒一口气,随即又紧张起来:“怎、怎么了吗?突然就……”


  “为了我们未来一周的午饭,委屈一下啦。”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午放学我请出久吃可丽饼怎么样?不要生我的气哦。”


  “也不是在生气啦,只是这个样子,感、感觉有点……”他满脸涨得通红,缩着脖子不敢看你:“有点奇怪……”


  你一边在心里暗自腹诽这个人太可爱了一边情不自禁的低头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于是绿谷出久的脸更红了。


【八木俊典】


  “……”


  “……”


  “那个……”他看着正抱着他的腰的你,小心翼翼的开口:“要不然我蹲下你抱一下……?”


  “不用了……”你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气鼓鼓的回答:“太高了够不着什么的都是我的错……我应该也长到两米来着……”


  “哎、哎……”他看着你失望的样子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最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把你打横抱起。


  “呜哇——”


  “没法实现你的愿望抱歉啊。”八木俊典低头蹭了蹭你的脸颊,声音温柔:“不过我抱着你也不错……对吧?”


  对上你带着笑意的目光,他的脸突然红到了耳尖,把你放下来之后任由你怎么哄也倔强的撇过头不敢看你了。


【心操人使】


  “又是什么奇怪的游戏吗?”他倒是淡定,相当听话的窝在你的怀里,搞得你倒有点不好意思:“哎……一周的午饭太诱人所以就……”


  “哦,闹了半天我就值一周的午饭吗?”他抬头看着你:“那你随意好了。”


  “……不好意思……”你实在良心受愧想把他放下来,谁知心操人使却抬起胳膊环住了你的脖子。


  “既然抱都抱了,”他的手拂过你额前的发丝,稍一用力抬起上半身,在你的额头印下一吻:“那就干脆做点别的事好了。”


【呱吹梅雨】


  “总觉得好害羞啊……”呱吹梅雨的脸上浮出一层红晕:“虽然公主抱很让人动心但是被自己的恋人抱这种事果然还是……”


  “不舒服吗这样?”你抿了抿唇:“抱歉啊不问你的意见突然就……”


  “我可没有说不开心哦,”她亲昵的蹭了蹭你的脸:“被你抱的话,果然还是好开心啊KeRO~”


  呱吹梅雨说着顺势歪了歪头,在你的嘴上亲了一下:“最喜欢你了!”


【渡我被身子】


  “哎——竟然是公主抱!好开心!”渡我被身子热情的环着你的脖子:“果然被你接触之后心脏就会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如果我把它挖出来估计还可以跳着走呢!对吧?”她在你的脖颈间嗅了嗅,发出了满足的喟叹:“啊~果然在这个位置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你的血管,如果用小刀割过去的话肯定会喷出很多的血液吧~滚烫的那种~”紧接着,她的脸上又出现了纯真的微笑:“当然啦,我可舍不得杀你,毕竟我可是超级喜欢你哦~”


  “嗯嗯,知道的。”你点点头:“我也超喜欢渡我哦。”


  “嘿嘿~”她在你的脸上吧唧了一口,脸上是满足的红晕:“好幸福啊。”


【死柄木弔】(未交往)


  之前的USJ事件里他的胳膊和腿都受了枪伤,因此有些行动不便,你看着他倔强的每天自己走到餐桌前实在是于心不忍,终于有一天你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把把他打横抱起来。


  “……你的脑子进水了吗?”他手上的游戏机险些掉在地上,语气里带着隐忍:“快把我放下来!”


  “你的伤还没有好,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你的表情依旧毫无波澜:“想要以最快时间恢复然后出门搞事的话就乖乖的,依靠我的治疗可不好哦。”


  “谁依靠你的治疗了臭小鬼!”他伸手掐住你的脖子:“我再说一遍,放我下来。”


  “哦不好意思,你忘了你的个性是伤不到我的吗?你是伤到了手脚还是伤到了脑子?”你毫不客气的嘲讽:“还是你以为我愿意抱你?脏兮兮的臭小鬼。”


  “不要学我说话。”


  “我没有。”


  “你就有。”


  “我没。”


  “我说有就有!”


  “啊~反弹。”


  “反弹无效!”


  ……


  一旁的黑雾刚端来午餐就看到这么一幕,目光投到了角落里的轮椅上面,又转头看了看死柄木正小心攀着你肩膀的另一只手,半晌,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下暗自吐槽:“两个小孩子。”


【荼毘】


  荼毘很瘦,至少在你眼里估计刮阵风他都能被吹跑,平日里进食的分量倒不少,但就是没见他长肉。


  抱着种种质疑,这一天趁着他午睡,你悄悄从他怀里钻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打横抱起来,打算掂量一下他的体重。


  结果你还是被发现了。


  “你这是玩的哪一出。”男人半阖着眼睛,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恶趣味,嗯?”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义正言辞的回答:“为了你的身体健康和对你的关爱,我不惜牺牲自己的午休时间来帮你测体重,吾儿叛逆伤我心,你这样让爸爸我很难过啊荼毘。”


  “哦?”他伸手钳住你的下巴,嘴边勾起一个玩味的笑:“那么你的测试结果呢?小医生。”


  “唔……”你眯了眯眼,得出结论:“虽然你的运动量足够但还是体重偏轻,等回去我给你多做几顿富含蛋白质和脂肪的食物,总之不能让你再吃——哇!”


  男人不知用了什么体术把你带回床上,正当你晕头转向的时候就觉得身上一沉,荼毘的脸近在咫尺。


  “我倒不觉得我的运动量足够。”他看着你涨红了的脸心情大好的低头吻了吻你的眼睛,声音低沉道:“所以你要不要陪我做一些双人运动,嗯?”


  “我不!我倔强!”你奋力挣扎:“你这个白日宣淫的混蛋!”


  “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也不是好人。”荼毘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你的衬衫扣子:“而且为了对你牺牲自己午睡时间的赔偿,我也来牺牲一下午睡时间来做一些我喜欢的事。”


  “‘你喜欢的事’是什么鬼啦!”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然后?哦然后你不光没有成功撩到荼毘而且被反攻吃了个精光,大团圆结局。

评论

热度(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