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我英乙女】全员x你 【继续成为正反派全员老婆的道路!

猫柚:

高亮:一时兴起·可能会有ooc·为了代入感用了第一人称噢


这次我们要开始解锁雄英A班全班人物线了!


让我们开始成为爆豪夫人的旅程吧!!


【以暴制暴的夫人之路】


————
“鏡酱的第一志愿还是雄英啊~”渡我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眼神始终定格在我身上。
“当然啦!我一直想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啊!”从秋千上站起来舒舒服服地伸了懒腰,心里悄悄地补充了一句:“然后第一个拯救你,和你的精神世界。”毕竟我的愿望,是渡我成为可以像每个普通人那样任意表达自己的喜恶的人啊。


  “你呢,渡我?你想去哪个学院,还没有考虑好吗?”我扭头迎上她的目光。她低头状似无聊地晃着腿,“整天是欧尔麦特,你很崇拜他呢。”“我啊,去哪里都随便。”
 
  虽然希望渡我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可是她的成绩实在一塌糊涂,而且她对雄英实在没什么兴趣,勉强她也没有用的。
 
  “鏡酱,我先走了。晚了爸爸会担心的。”她把头压得更低了,让人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爸爸会担心我是不是又触碰了别人的血液。”她飞快地站起来跑开了。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顺路去废弃的工厂锻炼个性!”我找了个借口跟在她的身后一起奔跑起来。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混在人群里忽然消失,我叹了口气。“渡我,这种时候使用个性是犯规的哦。”


  这才停下来审视着周围的环境,啊,身边有个公园啊!却看到一个炸毛的男孩子领着两个类似手下的男生正在教训着一个绿色头发的男学生。


  诶?校园……校园欺凌吗?说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路过的人谁都没有注意他们,即使偶尔有人看一眼也是视若无睹匆匆而过。


  毕竟是被妈妈亲手教导了十年的合气道,虽然妈妈说这样是为了防止渡我伤害自己,可我却几乎从来没有用到过。翻身而起自单杠上跃过落下,任由长发被风卷得杂乱果断地挡在了看起来极其委屈的男孩子身前。


   “滚开!!什么臭女人!!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为首训斥学生的男孩子愣了一秒随即破口大骂起来,咬牙切齿的样子我还以为我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撕了他的试卷。心里不禁一阵问候他亲戚,手握紧成了拳头,忽视身后绿发男孩懵懵地“那个……那个……”


    他还在骂骂咧咧个不停,彻底消磨了我所有的耐心。“闭嘴!吵死了!!”我握紧的拳头带出了拳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打在了他肩膀上,把他掀翻了。
 
  安静……
  安静……
  他那吃惊的好像我抢了他台词一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一时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他身边的人和我身后的男孩子也都目瞪口呆失了声。


  “你还好吗?”转身蹲下身查看着男孩子身上的伤势……都是皮外伤,还好。趁着吃惊的炸毛男孩从地上站起来来不及嘴炮的时刻准备逃走——我可不想总是因为这样的可恶家伙失去了理智。


  听到爆炸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逃出到达安全范围了,凭借我出拳的速度判断出我具有个性,直接使用自己的个性来试探省略了很多不确定答案和繁杂的步骤——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是聪明又直接啊。


  左手下意识去消除爆炸效果右手抵在身侧瞬间放大了尘土飞扬的效果,终于保持住了平衡刹住了车。“有意思。”我这才开始正视他,上下打量着他。“你应该庆幸我没有使用鏡面……”“闭嘴!!啰嗦的白痴!!”他明显有些意外,大概……我的个性距离他的预想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这个白痴叫什么名字!!”他眼睛里似乎要喷火,愤怒地看着我,“为什么要帮臭久!!”臭久?我回头看着被灰尘呛得连连咳嗽眼泪鼻涕乱飞说不出话的绿头发男孩子,又转回身看着他,目光坦诚而单纯:“我叫增田鏡扩。说起来,我还不认识他,帮他只是出于善心而已。”


  “谁要知道你那愚蠢的善心啊混蛋!!”他拍着手掌,手心里火花噼里啪啦,“白痴女,来打一架怎么样?”他眼睛里骤然闪烁起明亮的火花,跃跃欲试的模样看得我一头雾水。
 
  啊,说起来,在某些特别的时候,我会变得天然呆——别担心,只是家族遗传而已。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