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当你生病/难受时「内含轰出胜」

咸鱼酱: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轰焦冻




“38.9度。”他甩甩体温计,语气和脸色都有些凝重。


你在床上痛苦呢喃。


轰焦冻一反平常显得有些焦虑:“我去找药。”


等他找到药你已经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了。他坐到床边轻声呼唤你的名字,见你没有反应就小心扶起你。高烧的你已接触到他体温偏低的右半边就径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轰焦冻也不敢乱动,只是小心翼翼配合你的动作。


“XX,XX?”他凑近你的耳边,垂眼注视着你因高烧绯红的脸,“可以自己吃药吗?”


你含糊的嘤咛着,高烧使你神智不清。


轰焦冻沉默几秒,叹口气:“希望我不会被传染,要不就很难照顾你了。”


“至少在你好之后吧。”


语罢,单手按出胶囊含住水,手轻轻抬起你的下颚,吻上你。


有液体从你们唇瓣交界的地方溢出,轻柔擦拭。起身想要去打盆水替你敷上冷毛巾,你死死地抱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轰焦冻无奈,想到自己的右半身也用同样的降温功能,在尽量不扰到你的情况下脱了鞋袜坐上床,跪坐着用公主抱的方式把你挪到床里面,又躺到你身边,右手抱住你。还一下下放缓力道拍着你的后背。


“睡吧。”








绿谷出久




春天,是流行性感冒盛行的季节。你,是个患上重感冒的倒霉蛋。


“好难受…”你瘫在课桌上,双眼无神,脑子混沌。


“xx吃药了吗?”出久坐在另一半担忧道。他弯下腰想要贴紧些看你,像是某种温顺的大型犬。


“没有…”你抽抽鼻子,“等放学再说吧。”


“那就吃这个吧。”出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盒感冒药,还有一瓶温水。


“欸…出久带了啊。”


“嗯。为了以防万一,可以的话还是希望用不上呢。”他边说边帮你拿出药,拧开水杯。


“出久还真是细心呢。”


“嗯…”他把手里的水和药递到你手边,你不接:“出久干脆喂我吧。”


“诶诶!”耳垂蔓上薄红。


“不可以吗?”


“好、好的!”


指尖触碰到你柔软的唇时薄红有延到脸颊的迹象,小幅度倾倒水杯好让你能喝到水。




感冒好后的某天和友人聊天


友人:“真的超级烦那种一直说多喝热水的直男。”


你:“还好…?”


友人:“?!不是吧,为什么这么觉得?”


你:“因为出久会一直帮我打热水然后倒给我喝啊。”


友人:“滚。”








爆豪胜己




“小胜啊…如果我凉了就把X信钱包和X付宝过继给你吧。”你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悠悠地说,眼前一片恍惚。


“闭嘴吧蠢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欠了钱。”爆豪翻了个白眼把毯子往你那儿一丢,又啧一声走近沙发帮你掖好被角:“你是不是废人,连盖被子都不会。”


“我是个废人没错啊…”奄奄一息,胃痛和生理期疼痛同时折磨着你,你连该捂哪儿都不知道。


“谁他妈让你作死吃冰的?”


“我真不知道会这样…”


你脸色一变,冲进洗手间,后面还有个尾巴爆豪。


“你出去!”


“老子就不!”他吼得比你个病人有气势多了。


“快点!我要吐了!”


“那又怎样!”


“巨恶心的好吗!”


“老子就管你!”


你疯狂把他往门外推。面色突然惨白,胃液混着食物上涌到喉咙,你捂住嘴另一只手继续推他。他死盯着你,脸色比隔夜潲水还要糟糕,几秒后哐一下用力甩门扭头离开。




然后靠在门边上。


煮红糖姜水还是红枣粥?他的眉头可以夹死苍蝇。


算了两个都煮吧,喝不完就灌进去。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