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论四只大邪如何哄媳妇睡觉

沉迷小三爷盛世美颜的山鬼:

#首发贴吧#


论四只大邪如何哄媳妇睡觉


吴老板第一人称向


        盗笔邪:
媳妇这些天准备考试,几乎每天通宵,我看不下去,抢过她的笔不让她写,苦口婆心地道:“我说媳妇,快睡吧,你这样容易适得其反。”
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神情难掩疲惫,看得我一阵心疼。“我刚喝了咖啡睡不着,你先睡吧。”
我一听,这哪行!不顾她的反抗强行把她按在床上,自己坐在床头守着。倒不是我不想睡床,这小妮子还小,万一控制不住自己擦枪走火了,特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我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这丫头的将来想想。
我伸手按着她,恶狠狠地道:“睡不着也得睡!你看看你这黑眼圈,别跟国宝比,人家肉嘟嘟的看着还挺可爱,你这浑身没半两肉的,半夜出去能把人吓死。”
“噗嗤……”她一下笑了出来,“好啦好啦……”
我刚松口气,她就接道:“你给我讲个故事我就睡。”
我刚想骂:他娘的瞧你能的!连睡觉都得哄着?但是当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她脸上的疲惫时,我立刻就在脑海里搜索着合适的睡前故事,同时在心里暗骂:吴邪啊吴邪,你就尽管宠着她吧,活该被使唤!







         藏海花邪:
我一回来,就看到她躺在沙发上手舞足蹈,拿着手机也不知道玩什么玩的那么开心,连我进门都没发现。我顺手拿起门边的杂志二话不说就敲上了她的脑袋,怒道:“这个点还不睡干啥呢?”
“哎呀你还不是这个点才回来,有什么资格说我?”她捂着头,头也不回地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我哭笑不得,心说我他妈倒也想早睡啊,我三叔那老混蛋留了那么大一摊子破事给我,我怎么睡得下去?
当然,我不会跟她说这些事。我私心希望她能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永远在我身后当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我拍了拍她的头,放柔语气:“行了别玩了快睡吧。”
“等我玩完这一轮!”
我脸一黑,好嘛,这些天不在家,老子的地位还比不上一部破手机了?
我沉着脸仗着手长的优势轻松地把手机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她立刻转身就想抢,我一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腰。
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仍然执着地想要我手里的手机。我冷笑一声,低头恶劣地咬了一口她的脖子。
“媳妇,你是在埋怨我没空陪你吗?真不想睡那我们就干点该干的事吧?”




         沙海邪:
我这几个月几乎很少回家,见到她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所以当半夜回到家里发现客厅灯还亮着的时候,我挺惊讶的,没听说这丫头以前有失眠的毛病啊。
我刚开门进来,她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转头盯着我,似乎是刚被我惊醒。我看着她眼睛里的血丝有点心疼,走过去抱了抱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房睡?”
她站在沙发上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蹭了蹭我的脸,含糊道:“等你。”
我一怔,拍了拍她的脑袋,“傻丫头,以后早点睡,我有事不一定回来。”
她抱着我固执地摇头,“我不阻止你,你也别阻止我好不好?”
我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还好她看着很困,没注意到我的异常。我自以为瞒得很好,但她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说破,每天默默地开着盏灯在客厅等着,就为了在我回家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我,给我一个拥抱。
我拍了拍她的背,没说话,打横抱起她往房间走。她在我怀里蹭了蹭,睁大眼睛确认我还在,两只手不安地揪着我的衣服。
“闭上眼睛睡吧,我不走。”




        重启邪:
“你睡不睡?”我抱胸站在门口怒气冲冲地瞪着她,她赤脚踩在地毯上离我有一段距离,也瞪着我,“不!睡!”
我怒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知不知道熬夜太多容易猝死啊?”我跑过去想抓她,她灵活的像个泥鳅一样,怎么也抓不到。
她边躲边冷笑,“论不要命我哪比得过您啊?顶着这破肺满世界跑,还真以为自个是刀枪不入的超人啊?”
我一顿,又让她从手底下溜了出去。听了这话一时也不好意思生气了,这妮子是担心我。但是吧……
我看着她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心说他娘的折腾自己给我找罪受这种傻、逼事也就只有你干得出来。偏偏我还真就吃这套。
我心虚地摸了摸脸,忙放柔语气,“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吗?以后铁定养生。”
她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我,一副我他娘要是再信你我就是傻、逼的表情。
我心里哀叹一声,媳妇大了越来越不好哄了。我皱眉,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胸口。她的表情立刻就变了,我马上添柴加薪,“行,那你不睡我也不睡了,反正我以前通宵习惯了,连着好几天不睡的都有,咱就看谁耗得过谁。”
她等了几分钟,我不说话,时不时地伸手揉两下胸口。
“妈的,”她啐了一口,愤愤地瞪了我一眼,主动过来拽着我往房间去。“算你狠!”
我在心里偷笑,小样,连你会的事我怎么可能不会?



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天使,喜欢的话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哟~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