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我英乙女】各种场合下他的反应

过激咔厨涂川。:


#甜文补偿!
#内含绿/爆/轰/切/上/相
#祝食用愉快!
#脸红心跳专场!【什么

☆绿谷出久——演练课中途昏倒

绿谷主动请缨把你背到保健室,然后飞快地跑了起来。
全员都觉得绿谷这家伙慌张过头了。

“唔…太晃了,好难受……”你搭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

“!啊、啊抱歉…请再忍耐一下。”

“是绿谷吗…我没事的,应该是刚刚训练时脱力了。”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
没等他说完你就抬手揉了把他头发,卷曲的发丝摸起来像是绵羊。你凑近他的耳根吐着气:

“你还知道啊?知道了你就以后晚上给我克制一点。”

他放慢了脚步,有些委屈巴巴地小声说着:
“明明都是oo你太可爱了…”

“嗯?什么?”
“没,没什么!”绿谷皱着眉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脸却唰地红了起来。




☆爆豪胜己——一起起床去上学

清早起来打开窗心情美美哒—

才怪。

你是赖床分子,爆豪是起床气专业户。
无论照进房间的晨光有多么明媚,都很难阻止你们的暴躁日常。
爆豪睡相不大好,昨晚差点把你一脚踢下床,于是你打算强人锁男,把自己能搭他身上的部位都给搭上了。

“喂,起来了,不要把腿肚子搭我身上!”

你睡眼惺忪,勉强睁开一条缝就见到了睡在你旁边的爆豪侧过身子来与你对视。
什么嘛,闹钟不是还没响…
你靠过去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喂!!都叫你起来了!”爆豪开始炸毛。

“再睡一会儿嘛,就一会儿…Zzzz”你把埋他怀里的脸在他胸口上蹭了蹭。

???( ▽/////▽#)难得见你撒娇,爆豪暴怒的脸上出现了粉红色的斜杠,心里波澜:
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他胯下兄弟醒得跟他一样早,然而怀里的你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扭了扭腰。
短小的摩擦让其变得更加精神了起来。
你蹙眉像奶猫一样呓语:“……胜己、好yin…”
还没等你说完爆豪胜己就一脚把你踹下了床。

“给老子起来了!!不然咱们都要迟到!!!”

明明还很早…
不过也真的可能会迟到啦,看到床板下不小心散落的粉色小方块后,你这样想着。





☆轰焦冻——意外中摔进河里

那座铁桥是你们回家路线的必经之路,正当你倚在栏杆边跟个废人一样对着夕阳感叹时,有两名国中生突然冲了出来。
现在的小孩子都用个性打闹??家长怎么教的??
当你这样想着时,你已经背对着栏杆,整个人翻了过去。
还好桥不高,水不深。你还未来得及发动个性,就已经成了落汤鸡。
“!!不小心撞到人了!快跑!”
两个小孩已经溜得远远的了。
轰立刻用个性从桥上跳到了河坝边,然后下河把你扶了起来。
“呜啊……那些小孩子怎么回事……好烦,摔下来好疼……”你一手扶着腰,一手被轰拉着搭在他的肩上。
“靠,衣服也湿透了……”
“抱歉啊轰君,让你的衣服也湿透了……”
“没事,不是你的错。”
你们慢慢地走到了桥下,把衣服上大部分的水都挤干。
可是还是湿哒哒的,晚风一吹,还有点冷。
你打了个寒颤,轰松开手中的衣角,抬头看了你一眼,却又立刻别过了眼。
“嗯?怎么了吗?”
这种展开……肯定是内衣颜色被看见了吧,真是不巧,今天穿的还是黑色。
你凑过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呐,轰君,用你的个性帮咱们烘下衣服吧,这样下去容易感冒。”
“说、说得也是。”
然后你就被轰抱住了。
夏天的校服料子比较薄,湿透了后就紧贴在了身上,以这种相拥的姿态,二人的肌肤几乎是直接贴在了一起,你明显感到了对方高于你的体温。
有些烫……
不过你的脸更烫。
“轰、轰君?”
“这样更快。”他的语气和以前一样平淡。

你胡说!你另一半边是凉的!

“你是闷骚吗…想抱我就直说啊……”你把下巴放他肩上蹭了蹭。

他怔了下,然后在你脸侧咬耳朵:

“嗯,想抱你……”

一字一句,温热的气息撒在你的脖颈,青年暧昧的嗓音里搅和着隐忍与怜爱。

等等!住手!你那个抱太危险了!!





☆切岛锐儿郎——祭典上硌牙的糖果

“切岛!切岛!你看这个糖果好可爱!”你指着摊前那个小狐狸模样的糖果。
“确实很可爱啊!要买一……”切岛锐儿郎凑下身打量糖果,刚起身打算询问你,你就已经打开荷包从小贩那里拿到了糖果了。
“澄亮的鹅黄色,柠檬味的吧?…诶,切岛?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超受打击——!!这孩子真的当我是她男友吗!!!切岛一脸黑线摆出一副很受伤的模样。魂不守舍地走在你后面。

“喔!!是烟花!!!切岛切岛!咱们去那边的神社看吧,这里好多人!”
“嗯,好啊。”
说着你就拉着他向着人潮相反的方向跑去。望着你那被烟火渲染得亮晶晶眸子,切岛欲言又止。
“呐,oo,咱们是在交往对吧?”烟火散尽后,切岛捏紧了藏在羽织下的拳,下定了决心向你发问。
“诶?对啊…噫,好硬……”你试着咬碎糖果,结果反而硌着了牙。
“……”
“拜托了!!请多依赖我一点吧!”
切岛紧闭着眼,大声地说道。

“不然这样…根本不能算是男子汉……”

原来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犬系男子吗……呜啊超可爱……

你听完他的告白后,把已经被咬出白色裂缝的糖果递到他的唇前。
“……帮我咬碎它,好不好?”
还好是天黑,不然你脸红的样子就暴露了。
切岛顿住了。

???一上来就超大胆的请求!?

不过他照做了,
还好是天黑,不然他也要暴露。

听到切岛的嘴里传来“咔——”的一声,你就凑上去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切岛被你吓到了,于是整个人都呆住, 正好方便了你从他的舌头边卷来了一块碎糖放进自己的口腔内。

“锐儿郎,这个糖其实是菠萝味的哦…”你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切岛大脑当机了几秒后,紧紧地抱住了你,你的耳朵紧贴着他的脸侧,明显的感觉到了温度地不同。
“喜欢你!真的超喜欢你啊啊啊——!!”切岛猛男落泪。

嗯,是男子汉的撒娇呢。





☆上鸣电气——谁给他喂了酒心巧克力

情人节,算是校草的上鸣也收到了不少的巧克力,不过情书一封都没有,而且巧克力没有一个是女孩子亲手递给他的,都是放在储物柜里的。

“呜啊,真是大失败!居然没有一个女孩子给我送巧克力!”上鸣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哀嚎着。
“上鸣,俺早上明明看见你柜子里有很多巧克力的!”峰田在一边说着。
“你懂什么!巧克力这种东西要女孩子亲手递过来的才美味啊!!”上鸣捶了捶课桌。
“话说峰田你应该一个都没收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混蛋!!!巧克力啥的俺也会有的!!”
恼羞成怒的峰田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你回想起上午他们的对话后确认了,

是他没错了,那个猥琐的小矮子计划通。

你瞪了峰田一眼,却看到这家伙眼里的羡慕快刻成了怨念两个字。

你看着倒你怀里醉得不省人事的上鸣,无奈地叹口气,脸颊通红的他看上去很像低配皮卡丘了。

“呐,你还好吗?”你没忍住轻轻地捏了捏上鸣的脸颊,结果他一手招呼过来抓住了你的手腕。你有点慌,还以为他要做什么,结果他把你的手指掰直后,把脸贴在你的掌心里。

“好凉快。”他眉头舒展,满足地喟叹了声,一脸幸福。

???这个可爱的生物是什么???
全班都震惊了。

你一手捂住脸,想遮住自己正在变红的皮肤。然后上鸣又从你怀里突然坐起来,猛地把你压倒在地板上。
“呐,chu一下可以吗,我想chu你一口,拜托了拜托了!”
还没等你做出反应,他就俯下身在你的脸和唇上轻啄了好几口,黏糊糊的亲吻里带着一丝丝甜腻的酒香,他橘黄的发丝轻扫过你的额头,让你觉得有些晕眩。
“嘿嘿,喜欢你哟,最喜欢你了oo!”上鸣的眸子不同于往,下眼睑微微合上,像黄晶石一样的瞳孔里散发着说不出的色气。

目睹了全过程的全班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异口同声:
“快把他拉开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后上鸣集不好意思和歉意于一身,来向你谢罪。
“真的是非常抱歉!!”90度鞠躬非常标准。
“不过,那个喜欢……是真的哦。”他抬起头,眼神有些飘忽。




☆相泽消太——半夜胃疼的小朋友

翻来覆去睡不着,你的胃里像有一万个小人儿在蹦迪。
你捂着胃打开房门,想去找相泽老师要点胃药。
刚准备打开宿舍楼,你就发现相泽消太打开门进来了。
“怎么了?”
“老师我……胃疼……”你的眉头揪在一起,疼得直冒冷汗。
相泽叹口气,揉了把你脑袋,就把你拦腰抱起来。
到了教师楼的医务室后,他把你放在病床上,起身给你冲了点胃药让你喝下去。
“呕,好苦……”你抱着杯子哀嚎道。
“良药苦口利于病,记好了。”他一手支着脸坐在床头看着你喝,眼神一如既往的惫懒。

“今晚就在这儿睡吧,回去又要折腾。”
“好…”
“还疼吗?”
“疼…”
“!”
隔着薄薄的睡裙,相泽消太把手放在你平坦的肚子上,帮你轻揉着,裙上产生的褶皱一圈消失又接着一圈出现。

老师掌心意外的暖啊…
不敢去看他,一定会脸红的,你闭着眼这样想着。
“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老师。”
“那你睡吧,有事就按响床边那个按钮。”
“好。”

在他打算关灯时,你小声地嚅嗫着:
“呐,相泽老师,可、可以给我一个晚安吻吗……”
!!!!呜呜呜呜呜呜羞死了羞死了

结果相泽消太还是径直把灯给关掉了。

啊,果然不行吗…你有些失落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突然你感到有人凑近你,撩开你额前的发,柔软的唇轻触了一下你光洁的额头。
胡茬有点扎人emmm…不过你还是猝不及防的脸红了。
没事的关了灯他看不见看不见!

“好好休息。”
“嗯!”
相泽消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欧叔的我写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