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打不开星人

如果他们是吸血鬼

晴:

张新杰【完全相反的时差】:吸血鬼和人类的时差是相反的,从刚开始你就知道。
可是他即使和你有极大的时差,也要安排你的时间表。
“虽然我不是很懂人类的生活作息,但是我觉得你一定不可以和我一样。”他推了推眼镜,递给你一张纸:“按照这个时间表先用着,如果有哪里不合适再向我反馈。”
……
“那个,新杰。”
“怎么了?”
“‘凌晨四点起床’是什么鬼?”
“哦,”他似乎很诧异的看着你:“不是说我们的睡眠时间是你们的起床时间吗?”
“可是,这也太早了点……”你满脸黑线:“我估计太阳那时候都还没出来。”
“这样吗?”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还不忘不屑地“啧”了一声:“人类还真是麻烦。”
“……”我有***?你那一副全天下都欠你两万块哎大哥!
“还有,”你颇有些无语的再次指着计划表:“睡觉时间是十一点?大哥你这是想让我变成国宝大熊猫的吗?”
“不是说我们活动的时间就是你们休息的时间吗?”
“……话是那么说,但是这个时间也太晚了吧,我不擅长熬夜的。”
“原来是熬夜吗……”他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毅然决然拿过计划表撕掉,对上你惊讶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算了,让你改变作息时间什么的现在看来实在有点太辛苦,以后还是我来调整我的作息时间吧。”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调呢?”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各有各自的时间表不就好了嘛。”
“笨,”他在你的发顶落下一吻,顿了顿后咳嗽了一声:“当然是想和你的时间再多一点。”


韩文清【超乎常人的力量】:说实在的,如果不去理会他偶尔残暴的吸血行为和血月之夜下的猩红双眼,你几乎忘记韩文清还是一位有着强大力量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世界和人类的世界在根本制度上有一点极为不同的政策,那就是胜者为王,拿实力说话。
至于买通什么的在他们这里是行不通并且还会被耻笑的行为。
但是自从和你在一起后,你就再没见过他使用过暴力手段。
被问及时他也只是拍拍你的头,清冷的语气里多了几份无奈:“怕血不是吗?”
是的,你很怕那种红色的并且散发出铁锈味的液体,因为你会觉得那代表着生命的流逝。
他也因为你的这个恐惧点,而不去用最简洁的手法解决问题,而是开始向好友张新杰学习谈判。
不过要说每个对手都是那么好说话的也不可能。
比如今天,现在。
“咚!”又是一拳落下,这次是直接穿过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的心脏打在了他身后的墙上,血珠飞溅,在白漆的墙上格外的耀眼,仿佛是三生石畔的彼岸花般妖艳。
“呼——”他长出一口气收回拳头,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脸惊恐的你,顿时一阵语塞:“你、你怎么在这里!”
“文清……”你捂住嘴低下头,过了好一阵后才缓缓走过来,帮他擦着手上的血迹:“疼吗?”
“不会。”吸血鬼的自愈能力极强,更何况韩文清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全过程中一直都在单方面欺压对手,何来的受伤一说?比起这个,他现在更担心你。
“你——”
“那个家伙,是之前调戏过我而且不听劝告的那个劳什子伯爵吧?”你看了眼已经化成飞灰的尸体,语气平淡:“别担心,我不会怪你,更不会害怕,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做好了看到这一切的准备。”说完,你抬头冲他温柔地笑了笑:“连这点小恐惧都克服不了,以后出门还怎么有脸说是韩文清的夫人呢?”
他愣了许久,然后一把抱住你。
“文清?”
“不克服也没事,”不擅长说情话的男人此时把你抱得很紧,生怕让你看到他的表情。
只要你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就好。
张佳乐【血猎】:“所以说,乐乐啊……”
“啊?”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以前自己上街的时候没关系,结果偏偏就你跟我出来了一趟就遇到血猎了啊!”你看着眼前的两个穿着风衣举着银枪的人,挑了挑眉:“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年年血族比赛中稳拿第二的你,是幸运E?”
“那是谣言!谣言!”似乎听到了不舒服的字眼,他转过头有些慌忙的辩解自己:“他们只是嫉妒我强大而已!”
“那你该怎么解释只要你跟我一起当伴娘伴郎我就一定结不到捧花抢不到最大的红包?”
“……那只是个意外!”
“那只要你陪我我就一定不像以前一样扭出一等奖的扭蛋呢?”
“……这是你的运气问题!”
“好,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只要你和我在一起玩阴阳师明明我是个欧洲人却只能抽到R呢?”
“……”
“砰!”一声枪响,紧接着你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道把你拽向一边。
“好啊,你竟敢无视我们!”忍了那么久的血猎终于怒了,好歹总机也是吸血鬼的敌人,就算他们承认这只鬼很强大但是他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好吗?就这么和一个人类小姑娘在他们两个血猎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真的合适吗?!
一想到自己还是一只单身汪,两个血猎的攻势就愈发凶猛了起来,搞什么?以前在人类世界看着秀恩爱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吸血鬼都能这么猖狂的撒狗粮了?这不科学!
“**!你们一个两个怎么突然这么凶了?哎哎哎别使你的鞭子!我告诉你啊我可最不喜欢那玩意儿了!”
“哎哎哎还有你还有你!别把火把举起来啊我不喜欢那么大的火把下次商量商量你带根蜡烛来呗多有情调啊是不是?”
“哎哎哎你别生气啊我开玩笑呢别拿你的飞镖了那玩意儿扎一下老疼了我告诉你!” 张佳乐一边抱着你躲开攻击一边抱怨:“搞什么啊突然来突然攻击,我没有问你们要保护费啥的吧怎么那么不讲理呢?”
“……”请您老认真打架好吗?算我求你了!
……
“呼,根本经不起嘛,认真打什么的。”他拍了拍手上的灰,然后有些担忧的看着你:“你……没事吧?抱歉,让你受惊了,要不是我——”
“说什么傻话呢?”你握紧他的手:“太刺激了有没有!”
“……欸?”他倒是没想到你会说出这句话:“可是,我确实是幸运E……”
“哪怕什么?”
“你扭不到蛋……”
“那就不扭啊!”
“你抽不到SSR……”
“那就不玩啦!”
“你拿不到大红包……”
“你养我就好了嘛~”
“你接不到捧花……”
“那有什么好?”你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角印下一吻:“我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吗?”
“……嗯。”他点点头,把头转向一边:“哼,不然除了我谁还敢要你?不怕死的家伙。”
“是是是~”你点头答应着,看向他的耳尖。
红了啊,真可爱。

评论

热度(47)

  1. 石墨打不开星人 转载了此文字